当前位置:主页>行业资讯>

礼金白条婚宴点钞机 变味人情债引发社会焦虑

来源:作者:
金秋十月,是一年中首屈一指的“人情月”。新人结婚、家庭乔迁、商店开业,桩桩喜事接踵而至,“礼金白条”、点钞机等新道具也登场亮相。   只要有事必有礼   长假后,在南京一家国企工作的年轻人小黄连续向朋友借钱。面对同事的追问,小黄坦陈:“十一参加了三个婚礼,每个婚礼出500;外甥女满月送一个6666 元的大红包,两个月的工资全报销了。”   “人情月”也火了中高档礼品市场。记者12日在南京河西的一家大型超市了解到,尽管两节已过,高档白酒销售依然十分火爆。白酒专柜的销售员李彦燕告 诉记者,这些天,中高档白酒销量与淡季相比增长了近四成。“这些酒那么贵,肯定都是买去送礼的。”   “有没有不用送礼的,比如自家亲戚、同学好友之间?”听到记者的问题,人到中年的机关干部老刘白了记者一眼,“人家请你吃饭,啥都不送,以后怎么 打交道?”   礼金无奈变“白条”   南京一对新人国庆期间办酒结婚,婚礼上收到几个同龄好友的红包,里面没有分文礼金,只有一张精美卡片,上书“恭祝新婚大吉,此条价值500元,来日凭 本条参加本人婚宴”。   对于这几张“礼金白条”,策划并实施这个创意的小王解释道,“同学、朋友们都到了结婚的年龄,现在份子钱的标准越来越高,实在掏不起了就打个白条 ,反正等我结婚,他也不用随礼。”   虽然看上去公平对等,不过当事人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是滋味。曾经在婚礼上收到过“礼金白条”的夏小姐说,她能理解朋友的困难和用意,但在大喜时刻 收到这样另类的红包,还是觉得别扭。另外,父母看到了也会不高兴。   年轻人参加婚礼打白条,实属无奈之举。40多岁的张军在云锦路附近经营一家烟酒店,经常接触到各类赶场送礼的人。他告诉记者,南京地区的结婚随礼曾 经在200元的标准上保持多年,不过近两年,“份子钱”呼呼地往上窜。“现在的行情,结婚一般500元,关系近一点的就要上千;开业至少500元,太少拿不出手 。” 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礼和情似乎没多少关联度。记者在新街口附近做了简单的调查,近20位被访者中,九成人表示根据行情随礼;仅有两位表示,会根据关 系亲近程度决定是否随礼和随礼金额。  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社会学教授张杰告诉记者,人情礼节最初是社会生活中小范围的互助。在农村,红白喜事花费巨大,亲戚邻居就会“随份子”,帮助其渡 过难关。但现在的人情礼节越来越物质化,精神含量却反而降低了。当人们感受不到礼节带来的情感慰藉,焦虑和变异就随之产生,对社会来说,这是一种非常 危险的信号。   婚礼用上点钞机   在无锡做建材生意的杨先生走南闯北,算是见过世面,不过前几日参加一位朋友儿子婚礼的时候,还是被“雷”了一下。“可能是客人出的礼比较多吧,我 看到宴会厅门口的签到台上放着一台点钞机,来宾送出的礼金直接往机器里那么一走。”那一刻,点钞机“刷刷刷”响个不停,让杨先生恍若身在生意场,正与 客户进行着一笔大交易。   记者从一些婚庆服务公司了解到,过去结婚,一般是由新人家人或者新人自己负责接收和保管礼金。随着礼金数额的上涨,一些新人要求酒店或婚庆公司提 供点钞机,这已经成为婚礼的一项常规服务项目。   如果说,点钞机的出现,还只是形式上的“交易”;那么,有些情形就成了赤裸裸的“对等交换”。长假过后,几对新婚小夫妻在网上相遇,大家不约而同 地提到:策划了很久的旅行结婚没能成行。原来,当年轻人把不摆宴席的想法告诉父母时,遭到了几家大人的一致反对:不摆酒席,过去送出去的那些钱怎么收 回来?   有专家指出,去年,以人情为主的捐赠性支出占南京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已经达到6.6%,当送礼足以影响居民正常生活的时候,焦虑就产生了。“还是要 在全社会倡导送健康礼、心意礼、创意礼,如果出钱的名目少了,‘份子’也不再涨了,异化的‘人情’也自然回复常态了。”
上一篇:集大诚毅学院万元重金奖励6名优秀新生
下一篇:没有了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